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胖胖球】女队教练张继科指导的日常 58

随便写写的小号:

“啥玩意儿?”张继科拿着手机,对着话筒发出感叹词。


“变态辣!!!”陈靖用文字回答他。


“靖儿,打比赛呢,吃什么辛辣。”


“我是四川人!!!”陈靖继续打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吃变态辣是因为邱叔叔规定你们清淡饮食了。”


卖烧饼的小哥都不耐烦了,抬头问张继科,“小哥哥,到底买几个?要不要刷辣油?”


“来十个。都……”张继科犹豫了下,“少刷点儿辣油。”


“嗯。”烧饼小哥点点头,“教练吧?”


“啊?……嗯……”张继科点点头。


“全运会呢,运动员出不来,穿运动服出来买吃的的。十有八九是教练。”烧饼小哥得意地说。


“张指导!”突然,佐藤美幸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站在张继科身边拍拍他的肩。


“啊!小佐藤啊。”张继科对她点点头。


“哟!日本小妹妹。”烧饼小哥瞅了眼佐藤美幸,通过她的口音跟张继科叫她的名字判断。


“您好!晚上好!”佐藤美幸跟烧饼小哥打招呼,“这里的烧饼,是第一名的!”说完,她指了指自己的手机,还给烧饼小哥竖了个大拇指。


“嘿!看来我都走出国门了。”烧饼小哥特别得意,然后对佐藤美幸说,“小哥请你吃烧饼。”


“嗨?”佐藤美幸没听懂。


“不要钱。”张继科替解释说。


“啊!谢谢啦!”佐藤美幸点点头。


“你快跟她合个影。打乒乓球的,世界排名第十。”张继科对烧饼小哥说。


“哟?真的吗?那必须了。在会馆门口摆摊儿,就是来看冠军的。”烧饼小哥说。


张继科帮他俩拍了照片。


烧饼小哥一开心,给了张继科一打烧饼,多送了俩。


“张指导。”佐藤美幸一边啃着烧饼,一边用中文对张继科说。


“什么?”


“送我一句话吧!”佐藤美幸用生硬的中文说,“高桥桑说,她就是因为被张指导送了一句话,所以才有提高,成为队长的。”


张继科蒙圈了一会儿,心里寻思着。


我跟高桥妹说过什么话?


“桥多麻袋!”佐藤美幸一激动,母语漏出来了,她拿出手机,按下录音功能,递到张继科嘴边。


???什么情况?这就捅个话筒逼我说了?我一时间……去哪儿找什么比较有水平的话说给她?


“啊?呃……咳咳。”张继科拎着12个烧饼,站在大街边上,嘴边支一开了录音功能的手机。


“佐藤你的话……有想过有朝一日打败多田杏吗?”


“诶?”这句话佐藤美幸听懂了。


“去看了全运会的比赛吗?”张继科问。


佐藤美幸点点头。


“每个在里面比赛的运动员,都是去拿冠军的。这不是口号,是野心。”张继科接着说,“自己的位置,不是别人给自己的。”


张继科和佐藤美幸身后是一个小广场,趁着热闹,有几个熊孩子居然在小广场放起了烟火。带着绚丽颜色的火球腾上半空,夺走了霓虹的光,映照在张继科的背后。


逆着光的他,五官都模糊了,却又显得那么帅。


“是自己打出来的。”他说。






停在这儿是因为特别适合停。。。


可以播片尾曲了哈哈



Le:

天这么蓝,就像那天你靠在车上,扭头看着未来和希望。

2毛:

Let it go.
❤️💙
它会站起来的,终有一天。

214782:

_由此他又论及土地,认为这是他所见过
最任性,但最善于自我恢复的事物
很多人在这里埋下亲人,又埋下自己

“月亮只会为地面上的人死去而缺
  太阳却从来不因悲伤升起”

——黄沙子·《论死亡》

214782:

2017.8.7

_“草色。”

山里万里春草色。

_野望无多。不过是做不到便再奋一力,做得到就自得快乐。

我自然知道,没有人活该懂我——就懂了又怎么样呢。

没有用的。

_人间议论,常如山门外浮花浪蕊一走一过。我十停里有八停保得住这等心胸:野花开得有趣,我可以一看,无趣,也不妨碍我背身自睡。簟凉风好,书墨狼藉,这点清福,想来我尚有。

余下两停,觉得哀凉。

为万众,或一人。不能免俗。

perhonen_: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经典收藏馆:

左岸物语:

羡慕孩子的无忧无虑、看到花圈也只会觉得好看想折下一点戴在头上。—— 佚名

#写真# —— 俄罗斯摄影师:Lena Gernovich

共勉

李然然的阿黄:

凡你能说的,你说清楚,凡你不清楚的,留给沉默。在一知半解的时候,你胡说。那是扩散无知,是害人,是误导,是浪费别人生命。


做学问如此,做人亦是如此。

老相册:

年轻时的法国女演员Jeanne Moreau,她于今日离开了人世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