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致孤独的旅人

Fiona卓二2贰:

我永远不会忘记,有一天夜里,我醒来,临近高考,天气很热,但是也不敢打开空调睡觉,总觉得万一感冒天就塌了。我醒来,然后我睁着眼,窗帘外面有非常刺眼的白光,那是我写某个场景的灵感来源,我不记得中间,但是结局是好的。我睁着眼睛想,我多想见他们一面,远远的也好,但必须是场德比——这是我跟无数人说过无数遍的梦想。然而我又知道那是多么接近于不可能。我周围没有人做到过,我一无所知,我甚至连那所被我看做圆梦捷径的学校收不收家乡考生都不知道。

那是仿佛生死未定的一段时间,说起来很幼稚,居然有人把一场考试当作生死大事,但当初就是如此。十七岁,我没有信仰,没有野心,没有一切,甚至不像以前那么喜爱西甲,我只有一个陈年的似乎失去了魅力的愿望。但是这个愿望在深夜里把我叫醒过,穿过了好几年的积灰,就像一场噩梦终于走到尽头,下坠的终点不过是又一个熹微的黎明。

所以,漫长的旅途开始之前,可以先把累人的重负搁置一旁,然后许个愿。假如它真的如金子般宝贵,在夜里,这个愿望会把你从睡梦中叫醒,就像故乡一样温柔。



评论

热度(11)

  1. Rye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
  2. Talmudh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
    是的,我想走得更远,我想离他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