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天青色等烟雨11(苏靖现代校园AU)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

洞大坑深:

梅长苏和萧景桓密会汤包馆的隔天,江陵大学就出了一件大事。


东体育馆炸了。


东体育馆原本是南校区最东边一个极其偏僻的小型体育馆,也只有学校举办大型活动期间会有部分需要维持日常训练的运动社团偶尔光顾。若不是这一炸,怕是一半以上的学生压根不会想起还有这么一栋建筑。


其实说是炸了,倒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故。毕竟是一座少人问津的闲置建筑,当时场馆内也没有人。起火原因据说是有学生把烟头弹进了体育馆的窗户缝里引燃了陈旧的木质地板。然而问题在于,一座空空荡荡的体育馆,其火势又怎么足以猛烈到炸碎了周边实验楼的玻璃、划伤了机械工程专业三个大一新生妹子的手臂和脸。


于是萧景宣慌了。在他费尽心机想办法毁灭证据的时候,学生会和教务处的人已经封锁了现场,到了社团部办公室的大门口。


不过半天,几乎全校都知道了前学生会主席、社团部部长萧景宣滥用职权,占用公共场所囤积易燃物导致了学校巨大的财产损失。


 


学生会办公室里,高矮胖瘦四个男人又蹲在房间中央唯一没有被零食和散落的文件覆盖的矮几前,目光炯炯注视着那台破戴尔。


这回倒是新加入的蒙挚先沉不住气:“所以萧家那边活动一下,给点钱,学校就打算把事情压下去了?还有这个体育馆!这到底是谁点的火?小殊到底为什么要和萧景桓那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合作?相信萧家的苦他是还没吃够吗!”


说完最后一句,剩下的三个梅长苏脑残粉后援会骨灰级成员迅速而整齐划一地丢给他六个又大又圆的白眼。蒙挚一秒从热血愤青变成呆萌小白:“啊,我又说错话啦?”


黎纲作为梅长苏真正的秘书,洞悉他所有的行程规划,自然是已经看穿了一切;甄平作为一个技术宅常年秉持沉默是金的美德,只要boss一声令下他可以有一百种方法让萧景宣在网络世界活不下去;至于飞流嘛……虽然他好像确实是什么都知道,但是知道了他也不说。


最后还是甄平看不过眼,出言象征性地安抚了一下快要炸毛的萌·忠犬·挚:“学长放心,老大自然是有他的计划的。萧景宣和萧景桓都必死无疑。”


 


梅长苏当然有他的计划。


只是此时他还忙着出离愤怒。


“这个萧景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人心不足蛇吞象!跟他亲爹亲姨一样阴狠!毒辣!无耻败类!”


纵使皮厚嘴滑如梅长苏者,也被萧景桓的歹毒震惊了。他原本只是希望萧景桓能在学生会派人实名举报萧景宣贩卖盗版教材占用公共资源后在萧选面前添油加醋,把萧景宣打发到其他打着“人傻钱多者速来”标签的地方去。没想到萧景桓生得眉目阔朗心眼却狭小得可以,坑害自己的哥哥也能不择手段,真是十成十像极了他那个心胸狭隘的父亲和冷辣狠毒的姨妈。


一旁的蔺晨一直瘫在梅长苏那把看得见风景晒得到太阳的摇椅里假装自己是一棵正在进行光合作用的植物,直到梅长苏把自己的涵养所能承受的范围内的粗口全部骂过一遍之后才终于不咸不淡地开口:“啊,你第一天认识萧家人?”


所谓萧家人,就是在你为他吟咏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时候让你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那类人。


啊,萧景禹和萧景琰除外。这哥俩完全是上述人种的反义词,乐观开朗积极向上一片赤子之心整天摆着一张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的忧国忧民委屈脸让你简直不忍心忽悠他们。


梅长苏转过头,对蔺晨使用了“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和“你再逼逼我就把你嘿嘿嘿”表情包组合套装。


蔺晨受到了一万点伤害,默默地瘫回摇椅里努力扮演一坨合格的死猪肉,毫无生气连呼吸作用和光合作用都不需要的那种。


事实上,梅长苏总是有backup的。萧景桓就是手贱如刀客特嘴贱如夏洛克点比枪兵背锅比时臣黑*,他也是能把自己的计划圆回来的。因此让他担心的自然是另有其事。


比如自己的公众形象。


然后不甘寂寞的死猪肉蔺晨又跳出来作死:“你还在意公众形象?你在最需要维持形象的那个人心里难道还有形象?”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


蔺晨的腿断了,啊不,心碎了。


 


墨菲定理怎么说的来着?怕什么来什么。


萧景琰知道体育馆事件的消息的时候,正坐在学生会边上的星巴克里写报告。


一小时后还有seminar回宿舍实在费时费力得不偿失,图书馆不仅适逢论文季人满为患还有偶遇小殊的风险,所以即使是崇俭的萧七公子也不介意偶尔去星巴克花钱买个清静。


不过是偶尔忘了在工作时间开勿扰。


电脑突然响起了嘀嘀嘀的提示音,手机也剧烈地蜂鸣着——微信、微博、校园论坛,所有的社交软件都被同一件事刷屏:东体育馆炸了。


其中以微信尤为激烈。机械工程专业新生群里那几个受伤的妹子刚从医院里包扎完回来,其中一个id为“不是蜡笔小新的小新”的姑娘平时就一直挺活跃的,晒了好几张医院的照片,看样子好像她刚好坐在窗口,受的波及比较严重,手臂上划了两条挺深的口子,下巴也被划伤了。小姑娘特别凄惨的发了一长串表情符号,语气十分可怜:要是破相了该怎么办啊我还没来得及在大学里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嘤嘤嘤……


萧景琰作为交换生原本是常年潜水的,见此情形也生了几分恻隐之心,跟风安慰了两句。


把新生群切换到消息免打扰模式,萧景琰开始逐条查看微信内容。撇去母亲问平安和战英关于小组报告的数据汇总,蒙大哥的问候显得有些奇怪:景琰你最近要当心你五哥。


虽然这条消息迅速被撤回换成了“景琰你没事吧”,但还是引起了萧景琰的疑惑:蒙大哥不是那种说话拐弯抹角吞吞吐吐的人啊。


然而上课时间到了,没工夫细想,萧景琰匆匆收拾了电脑和文件,端着喝了一半的拿铁冲向了教学楼。


 


整个下午,东体育馆的火灾都在持续发酵。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把校方对萧景宣不咸不淡的处理和火灾的真实起因写成一篇措辞激烈的帖子发布在学校论坛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到了第二天一早,论坛首页全是飘红的要求彻查事故严惩元凶的置顶帖。


蔺晨在实验室窝了一宿,早上回寝室补觉前刷新了一下论坛,发现首页全是那几个最近重点关注的id、清一色的秦般弱暗线。随手截了个图提醒梅长苏盯着点儿,日理万机困得上下眼皮打架的蔺秘书长连衣服都懒得脱,甩开白大褂踢开鞋子往床上一倒实力秒睡,睡前还不忘把手机设定为勿扰模式。


所以他并没有发现给长苏的微信没有发送成功。


到了下午,论坛里一个匿名id贴出了一张图:萧景桓实名举报萧景宣在东体育馆内私藏打印机、大量墨盒和印刷纸张,导致原本的小型火灾演变为大火和粉尘爆炸。虽然萧景桓的签名上打了码,但是那一手极其装逼的钢笔行楷手书和管理学院众人集体指认的鲜明满分作文体报告,舍他其谁?在秦般弱手下一帮笔杆子的刻意引导下,舆论简直是一边倒地捧萧景桓踩萧景宣,“太子”仿佛一夜之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间或有声音跳出来质询丢弃火种的人难道不应该负责吗,但终究势单力薄,很快就被萧景桓声势浩大的后援会带走了节奏。事后连江陵大学头号情报贩子蔺晨都不得不感慨到底是搞管理的,一个个都是忽悠大手营销专家,顺着民意又推着民意,把舆论的力量玩弄于鼓掌之中。相比之下梅长苏的学生会简直不堪一击:“要是我在那还另当别论,否则就你们这点水,长苏只能自己赤膊上阵了。”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蔺晨一觉睡了十五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而论坛首页的腥风血雨怕是比天色更黑暗。梅长苏原本还试图掣肘挫挫萧景桓的气焰,可惜管理学院一向是针扎不透水泼不进的铁桶,厚积薄发的实力不可小觑。等到梅长苏实在看不过眼让飞流拧了蔺晨宿舍的门锁一盆冷水把人浇醒的时候大势已去,整个论坛都被管理学院的隐形水军占领。


“他这是在向你挑衅啊……”蔺晨头上盖着梅长苏随手甩给他的毛巾,面前三台笔记本同时运行飞快地浏览了20小时内的论坛动向,不得不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是我大意了。”梅长苏也不得不承认这少有的疏忽。“萧景桓对于我之前断了他学生会里的势力还是憋着一口气啊。”


“纵火犯的事情萧氏绝对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会追究的,我们只能自己找了。谈何容易啊!萧选渗透警方那么多年,当年你们家那么大的案子都悄无声息的压下去了,更何况区区一个没什么人员伤亡的火灾。我前两天可是看到谢玉出现在学校里了,一点都不像是来看你那个小表弟萧景睿的样子。”蔺晨手上嘴边两不误,一边整理论坛上的发言状况总结萧景桓的势力,一边和梅长苏分析接下来的应对。


梅长苏倒是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不急,温水煮青蛙,效果才好。且退一步迷惑他两天。”


 


萧选的速度很快。内弟谢玉是市局副局长,不过一个没什么人员伤亡的校园火灾,可大可小,几个受到波及的学生补贴了大笔医药费也就私了了。事发当天萧景宣就从校园里消失了,据说两天后就有人来帮他办了退学手续。梅长苏这边也是效率奇高:他大笔一挥砍掉了社团部,另外成立了一个社团联盟,平行于学生会,专职处理社团事务。既然已经从学生会里分离出来了,那由学生会的人负责总是不太妥当。于是经过各社团负责人的民主票选,萧景桓高票当选社联第一任主席。


看到这里商学院和管理学院的人也都明白了:早就烧到了学校里的萧家继承人斗争,如今算是尘埃落定了。从去年萧景桓助梅长苏上位起,萧景宣就注定是失败的那一方。毕竟萧景桓手握的可是江陵大学第一才子。


 


这边厢梅长苏火烧火燎地好容易完成布局,猛地一回头发现这两天都没见到景琰。偌大一个江陵校园,若是没缘,连偶遇也难得。看了下自己的日程表,果断发了一条微信:断粮了,晚饭有安排吗?想了想,又加了一个妞妞歪头杀的“约吗”表情。


几乎是数着秒在等回复。梅长苏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自己就像那些热恋中的少女,握着手机焦急地等待着那一声振动的蜂鸣。


十五分钟,毫秒不差,手机终于显示了“你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点开一看梅长苏就傻了。这不是校门口老鸭粉丝汤的外卖单吗!


蔺晨凑过来一看,安抚地拍拍他的肩:“少年情怀总是诗啊!走吧,校门口吃老鸭粉丝汤去!爷请客!”


 


梅长苏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开始每顿饭都不厌其烦地以各种理由试图约萧景琰见面,结果每次都收到一张不同的外卖单。终于在第四天收到了一份和第一天同款的老鸭粉丝汤外卖单的时候,只有在感情上慢半拍的梅大才子也感受到了有哪里不对。可是根据蒙大哥的汇报,最近景琰并没有什么异常啊……原话是什么来着?上课踩点,球场虐菜;作业全A,实验不赖;一天四顿,每顿三碗;情书若干,一概不看。


如果梅长苏的智商还在线的话,他应该知道这意味着萧景琰在躲他。


萧景琰耿直,可他不傻。他也有眼睛有耳朵,看得见听得到。萧景桓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他好歹也是萧家的孩子,这点互利互惠的合作他还是看得出来的。他也知道卧榻之侧岂容酣睡的道理,他只是怕了。


那可是小殊啊,江陵城最明亮的少年,眼底没有一丝阴影、欢笑和汗水都洋溢着阳光的味道。


他不敢想也不愿想东体育馆的火究竟是谁点的。五哥?小殊?


五哥,小时候也是带自己逃过课、代自己挨过打、替自己抹过泪的五哥啊。


他知道人为了钱和权可以做出多么丧尽天良的事。自高二听到那场书房密话起他就长大了。可是谁会不想紧紧抓住自己的遗憾和眷恋?至今想起二伯父的脸都会让他心底一阵恶心,难道从此以后五哥和小殊也会变成那样吗?今天是构陷二哥,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像二伯父害死自己的亲侄子和亲妹妹那样害死二哥、再把一切伪装成一场意外、就像今天的这场火灾一样呢?


蒙挚当然不会知道,萧景琰午夜梦回的时候脑海里永远是那片火海,那片葬送了大哥、晋阳姑姑、林燮姑父和他的小殊的火海。


他曾经短暂地以为他找回了他的小殊。可是那个以梅长苏的名号、换了一张脸回来的小殊,真的还是以前的那个小殊吗?


他萧景琰只是个懦夫。一切都太迟了。看着他们走向深渊实在是太过残忍,抽身退步须趁早。


回首你我曾经在梦里,仍纯净似琉璃。


 


*:刀客特:腐国著名科幻剧神秘博士的主角博士,据说有看到按钮就要点的手贱设定


   夏洛克:大家都知道卷福的嘴炮吧……


   枪兵:出自typemoon的fate系列职阶lancer一脉相承的糟糕幸运值,逐渐延伸到二次元所有的枪兵都是幸运E


   时臣:远坂时臣,也是fate系列世界观里著名的背锅王。语出情敌间桐雁夜的台词:都是这个人的错,如果没有这个人,大家就都能得到幸福了。即“一切都是时臣的错”


 


关于秒睡:人累到一定境界是可以秒睡的。在伦敦第一夜,由于刚刚考完期末考试连续精神高度紧张,当晚我实在是疲惫的不行,据姬友称上一秒我刚说完“我要睡了大家晚安”下一秒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真的是秒睡


勿扰模式:今天早上姬友睡过头了,打电话叫她起床去上课结果发现她开了勿扰模式。在连拨三个电话没反应后我不得不留下了“你以后早上有课再开勿扰模式睡觉我就把你的脑袋切下来抹面包”的语音留言。


-----------------------------------------------------------------------------


所以说我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为什么要写傻白甜……


感谢大家忍受着这篇完全没有恋爱酸臭味只有一丝斗争硝烟味的real辣鸡的校园文


我还是去租个男朋友吧。感觉谈过恋爱之后写感情线和内心戏就会轻松好多了


这一章写得我都要狂躁了。感觉天青色等烟雨越来越难写而且越写越糙

评论

热度(36)

  1. Rye洞大坑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