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旭日就酒与久别重逢

晚枫酱_:

昨天晚上我最喜欢的那个作家姑娘因为抑郁症想结束生命,我在刷到消息之后才朦胧入睡,今天早上起来,舍友发现她的名字上了热搜,问我是谁。我解释之后说,这个姑娘人很好的,只是出了点问题。


却没想到她们轻蔑地说,要想死早悄悄死了,发什么微博。


对啊,要死早死了。


可是她不想死。


谁会想死呢?


一个和抑郁症斗争了这么久的人,这么坚强的人,发一条求救微博在旁人的眼里也就是那么一句。


要死早死了。


太冷了,这个世界。




谁都有个过不去的坎,她的出事仿佛一瞬间激发了我内心的阴暗,我躺在床上哭了半晌,她们却觉得我在抽风。


说不出,咽不下,没人能感同身受。


也许这就是她一直在想的东西,她一个人孤独地承受了那么久,终于想要放弃,旁人却在说,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怕活着?


何不食肉糜?


她们不懂我哭的原因,以为我是以为几句拌嘴而生气。


只有知道这个姑娘有多好,才能体会到她选择放弃时,那一万条评论的挽留有多无力。


可纵使有万般的矫情,终究无法与别人说。


把最好的温暖带给大家,也不过在死亡面前做一个妥协。甚至不会有人可惜你的离开,还要制造舆论,问别人这样的情况是否还要帮忙。


当然要,这只是一个过不去的坎。


你不懂这世上有多少的温暖,才会说出那样冰冷的话。


你不明白她内心如何的挣扎,才会指责她要死早死了。


你不能感同身受,又何必雪上加霜。


即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读者,我能做的很少很少,但她温暖过我,你们又何曾知道?


人对死亡的敬畏,往往在死亡来临时才能发觉。


当我守着微博看到她没事的时候,那种直面死亡的感觉,你们不懂的。


不懂,又为什么要多说。


对这个世界温柔一点会怎样呢?


有很多人这么努力地活着,却始终都被人冷眼相待。


即便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死了,人们也只会点一根蜡烛,可怜这个姑娘英年早逝。


三天后就忘了,用不了更久的时间。


所有的情怀都被写作矫情。


所有的温暖都被置之度外。


或许我需要更远的逃离,至少不会这么难过。


几年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走饭,当时还不认识她,也不认识抑郁症,只觉得那么有才气的女孩离开了太可惜。后来经历过直播自杀的少年,却只懵懂地觉得,死亡是如此的可怕。


直到这一次,从她连发三条微博,到最后看着她的朋友把她送进医院报平安,虽然已经凌晨三点,却迟迟不敢睡。


多少人盼着看你的笑话,就如站在二十层楼上,多少人等着你跳下来,拍个小视频,说着世界多残酷,转头便自拍美图喝茶电影过自己的生活。


《楚门的世界》的最后一句,他们看完楚门的逃离,最后说:“换个台吧。”


别人的生命,在他们看来从来都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所以深夜里从床上坐起来时,特别想喝酒。


我喝酒会头痛,流泪也会头痛,既然已经哭过了,为什么不趁着这一次,干脆痛个够?


为这个无法被人理解的人生。


我试过小心翼翼地问我的朋友,如果我有抑郁症怎么办?


她们说,你要是有抑郁症,我们就陪着你,你想撒娇就撒娇,想哭就哭。


而我问我的室友,我有抑郁症,你相信吗?


她们笑着说,怎么可能,你又胡思乱想。


对啊,我胡思乱想。


这世界上多的是美丽的事情,热气腾腾地等着我去发现。


我还没有尝试过把每一种美食都吃遍,还没有站在高高的楼顶看日出,没有考到我喜欢的那所大学,没有回到家里蹂躏我的猫,没有赚到很多很多的钱周游世界,还没有等到我那个温柔包容的他,我怎么会死呢?


我只是不再希望能和你们谈论这件事了。


所以凌晨四点的我从床上坐起来,从床底翻出了一罐啤酒,就着头痛与清晨的阳光和鸟叫灌下去,倒头又睡。


我相信的,每一次的醒来,都是与世界的久别重逢。


你写的故事都是真的,你是这世界最好的人。


给你,也给我。



评论

热度(26)

  1. Rye晚枫酱_ 转载了此文字
  2. 霸道爷vs 兔儿爷晚枫酱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