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all獒】薛定谔的男朋友(1)

鲅鱼饺子:

之前说好的坑你们还记得吗/我终于又开始连载了/祝我成功


悬疑向试水/OOC可能


我爱科科你们怕了吗【啥






————————————




0


 


张继科这人大抵是应了杯斗不量海那句话的——长了张乖得不行的脸,平时往那儿一站一坐,不太说话,说话无论长短,都有板有眼,像是打了个什么慢三的节奏,浑身上下自带着一股子忧郁的劲儿。


所以哪怕他抽烟喝酒染头,也没几个认识他的敢信,这家伙上天入地爱玩儿极限运动。一三五飞车,二四六出海,周天提块儿滑雪板上山,耳边的风呼呼过,每天都是生死时速。


熟的就劝他,得拿命当命,活得潇洒也不能把自己当根草,风一吹在天上乱飘。有嘴溜的,方博,直接怼他,说是要给他投保,指不定哪天就赚个大的。


这话脸对脸进了张继科的耳朵,他也不恼,呼噜下子小师弟的毛,告诉他,快进腊月门儿了别乱说话。


后来方博给没给他投保谁都不知道,但事儿还是真出了点儿,张继科去攀岩,没抓稳只能往下跳。意外出在保险绳上,他先是崴了脚,接着后脑勺儿着了地,也不知道是没吃早饭怎么的,两眼一抹黑就过去了,等睁了眼是醒在医院,床边坐了个熟人。


“哟,许昕,你怎么来了?”


许昕给他的反应把他吓了一跳,一米八几的汉子眼眶说红就红,语气深情:


“我终于找到你了,继科。”


 


 


1


 


这人恁久不见咋戏突然这么多呢。


张继科说不上来是想笑多点儿还是想生气多点儿,要不是他现在脚也疼,头也有点晕,他真能掀了被子下地踹许昕。


他跟许昕是很不错的朋友,大学同学。当时张继科报道去晚了,分宿舍就分了个混合宿。他一文科生倒是不介意跟许昕他们一帮理工男住一块儿,一开始不乐意的反倒是许昕,理由是张继科这人太事儿:地要每天扫,衣服要每天洗,床单最好一周一换,被套顶多一月一换。连普通男生基本必备的臭袜子都不能有。


幸好是上床下桌。许昕那会儿老嘲张继科,这要是上下铺给他分个下铺,估计张继科能拿板子把自己床圈起来,上面帖一条:勿坐勿动。


当然这些都不算事儿了,毕竟张继科除了稍稍有点洁癖,实在是个很好的室友。你叫他带饭绝不推辞,半夜打游戏也不跟你哔哔,甚至叫他一文科生帮忙去点到,他只要确定课堂上睡觉被老师点起来揭穿后你不怕被扣分,他都是“兄弟有难为何不帮”的态度,分分钟爽快点头。


混熟了许昕也调侃过,说张继科要是毕了业要创业,他们一屋子的人绝对二话不说全部跟他走。结果张继科俩眼一闭嫌弃的撇撇嘴,跟他说五个臭皮匠是能马马虎虎顶俩诸葛亮,可创业至少得是个桃园结义,张飞可以不要,可关羽在哪儿呢。


但其实张继科也不是真嫌弃,他是实在没有那份“创业”的心,真正毕了业去创业的是许昕,张继科一人一笔走天下,闷头做了个撰稿人,每天过着任性妄为的日子,着实把昔日同寝们羡慕了个底儿掉。


也终究是跟许昕最好,毕业两三年户口迁移工作稳定,剩的联系就不多了,独独许昕还在各种社交平台上跟张继科打得火热。这里面一多半都是许昕的功劳,他不敢说他要是不主动联系张继科对方就能把他忘了,可如果不是他一天三条醒没吃没睡没,他信他跟张继科的关系不可能更上一层楼。


至于张继科,他交朋友讲究过心也讲究随性,许昕有什么不一样真谈不上,就是呆一块儿舒服,自在,偶尔还刺激。


这对张继科来讲就够了。


所以很多无伤大雅的玩笑他都能接受,他明白许昕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他自己也无所谓跟许昕开点什么玩笑。对喜欢的人张继科底线一直都是不断的往后挪,许昕恰好是他有点喜欢的那一个。


不过开玩笑也得讲基本法,有些太惊悚的不适合病人,比如说:


“你怎么了,是失忆了吗?你说去旅游就找不到人了,手机号也换,一年到头不回家,我给阿姨打电话也找不着你……我是你男朋友啊,你什么事儿不能跟我说?我哪儿做错了你告诉我啊。”


“不是,许昕你等、等会儿,哪儿跟哪儿啊?你讲清楚,什么失忆,什么男朋友?”张继科咽了口口水,琢磨着他是不是该叫个大夫,顺便把许昕拖精神科去看看,“我就攀岩的时候摔了一下,脑震荡。你别总想搞个大新闻。”


“你……不行,我得叫大夫。”许昕帮张继科摁了铃,看他的神情,张继科险些信了自己才是该看精神科的那个,“要不是我出差,正正好也在那个地方陪客户,我都不敢想……不行,大夫,大夫什么时候来?”


被许昕这比电视剧还真的表演给唬住了,张继科有点说不出话。他眨着眼在心里叹口气,等大夫来了之后有一句答一句,果不其然许昕比他还急,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把大夫也唬得够呛,晕头转向的看着张继科,问他:


“这位先生是有什么病史吗?要不再去做个脑CT?”


“不用不用,我……男朋友发神经呢,大夫您先忙,我待会儿去办出院手续。”


男朋友三个字儿一出许昕就安静了,含情脉脉的盯了张继科一身鸡皮疙瘩。张继科顶着压力去办了手续,正打算问许昕去哪儿呢,许昕又摆出张委委屈屈的脸:


“所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都不乐意理我了?还要装失忆。”


麻烦大了。张继科停下脚步,拎着刚拍的片子和一袋子药,正对许昕的视线,深吸一口气,挑眉:


“昕哥,你是不是暗恋我?”


 


 


2


 


人一天再累也要回家。


经常有人说一个人的那叫房子,不叫家,张继科就挺恨这种说法。典型的一竿子打死一船人么,单身狗怎么了,凭什么歧视单身狗有个家的愿望。习惯了满世界旅行又常常独来独往的张继科觉得有张床就算是个家了。


而此时此刻他无比的想念自己单身公寓里那张床。


开门的时候家里有人是他没想到的,看到那人的脸他又马上释然了——周雨,他现在的“责任编辑”,说白了就是助理。他差不多定期在给一些杂志供稿,小说,杂文,评论,甚至诗,都有。虽然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过周雨自己家的钥匙了,但他信任周雨,又确实累,不想追究这些有的没的。


于是唯一的问题是地点人物都还算正确,时间是怎么回事儿?


“你怎么还在?”


“啊?科哥你啥意思?”


“这么晚了……”


“对啊,这么晚了你怎么才回来。”


反击的漂亮。张继科想,自己大概是疯了,脑子里一片浆糊。他张嘴无意义的“啊”了一声,好半天想起来自己不应该解释,周雨才是应该解释的那个。


“不是,你……”


“你去医院了?”周雨紧紧的盯着他手里的袋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受伤了?生病了?怎么不告诉我?”


二连击。


张继科懵在原地,本来就因为头昏脑涨有点发白的脸色在灯光下显得更白,一双桃花眼无精打采的,却因为大脑当机而无意识的睁大。他有点血色不足的嘴唇微微张开,显得他整个人更愣,好像一只受到了惊吓忘了把舌头收回去的猫。


犹豫了不过几秒,周雨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走过去上手。把人浑身上下摸了个遍,确定除了脚上缠了个药袋其他没有伤口后,周雨气鼓鼓的问:


“崴了脚?是不是攀岩时候搞的?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唉不是,”张继科揉了揉自己脑袋,在“你怎么知道我去攀岩了”和另一个问题中选择了后者,“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


现在科技发达,滴滴打车这么方便,周雨看上去也不像是有车的人,自己为什么要麻烦他。张继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自己这个思路有什么问题,所以他也实在闹不明白周雨的委屈和不甘从何而来:


“大不了的伤?大不了的伤就能瞒着我是吧……科哥你,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人?我以为你不会这样了……”


“停。”张继科心里警铃大作,“周雨,咳,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什么?”周雨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行,好好说。前天我跟你去吃饭,我……我表白了,你也答应了,对吧?所以我现在是你男朋友。你不管出了什么事儿,难道不应该跟我说一声吗?”


讲道理,周雨从没见过张继科的眼睛能睁到这么大,他承认张继科被惊到说不出话的神情其实真的挺萌的,但另一个主角是他自己,这事儿就怎么想怎么带有悲剧色彩了。


而张继科则纳了闷儿了——现在男朋友是这么不值钱的东西吗?怎么还带买一赠一的?


 


 


3


 


“马总,这是今天的报告。”


“嗯。”


坐在老板椅上的马龙仔仔细细的看完了每一个字,然后思索了一会儿,调出微信来给张继科发了消息:


『明天一块儿吃个饭吧?』


『有事。』


很冷淡,回复的时间也挺长。马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笑了笑,又回:


『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委屈][委屈][委屈]』


『有事?』


不愧是作家,马龙想,标点符号运用如此精确,中文果然博大精深。


『还真是有点,不过朋友之间,吃饭还需要理由吗[快哭了][快哭了][快哭了]』


『行。』『时间地点。』


『分享位置』『十二点[愉快][愉快]』


『嗯。』


这已经很顺利了。马龙心里有点激动,他锁了屏在转椅上转了两圈,又想起什么似的划开屏幕,手指在通讯录的“许昕”两个字上停留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


张继科这人看起来飘,契约精神还是很强的。他走进饭店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恰好还有十五分钟,绅士守则坚决执行。马龙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他眼下的青黑,几秒钟的心疼过去,自责被压进心底,马龙开口关怀:


“没睡好?”


“嗯。你点好菜了吧,上吧。”


“行。”对服务生点了点头,马龙又把视线黏在张继科脸上,“注意休息啊。还是你发生了什么事儿?”


“没什么,别提了。”张继科摆摆手,抬起头来环顾四周,露出个揶揄的笑,“你每次吃饭都搞这么大排场吗马总,还包场。”


闻言马龙本来在拨弄筷子的手顿了顿,他盯着张继科的眼睛,淡定的回答:


“因为是跟你吃。”


“……”


“怎么了?”


“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次轮到马龙沉默。他死死的捏住餐桌布的一角,骨节发白,脸上却一点不露,调侃道:


“你灵力足吗?别占卜错了。”


“错不错要看你。”张继科一脸“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些什么”的表情。


而事实上是,马龙根据那份没有详细对话内容的“调查报告”就完全能推断出,张继科昨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可即使他心里有那么丢丢的抱歉,他也不得不让张继科再经历一次。


反正张继科本来也该是属于他的。


 


 


 


————TBC————




我有点被我搞出来的龙队吓到= =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可能是我唯一一篇有结局的all向文

评论

热度(191)

  1. Rye鲅鱼饺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