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all獒】薛定谔的男朋友(2)

鲅鱼饺子:

还是要说是悬疑向!!!虽然我有努力在搞气氛,但其实真的……可能大概也许没有那么欢乐………………【x




————————————




1.1


 


许昕的确是暗恋过张继科的。


比张继科知道的那个时间点还早——许昕没有说实话,因为后来发现,他这份感情发芽儿的比他自己想象地都要早。


个中原因大概是许昕自个儿也懵懵懂懂,他本来就不是搭早班车的那种男生,初中有女孩子跟他表白,他嘻嘻哈哈的从没当真;高中跟前桌的同学打打闹闹,到底也没谈出个所以然。栽在张继科手上他一开始也没觉出什么不对,以为自己顶多是对哥们儿上了心,直到张继科出车祸那次,他接到消息还在客户的会客室里,一个激灵就撂了挑子,把合伙人气个够呛。


好在合伙人也原谅了他,毕竟那种感觉经许昕描述,像是上楼梯踩空了台阶一样,心猛地就要跳出嗓子眼儿,慌得炸掉。合伙人不知道张继科是何方神圣,要不肯定要骂许昕沾染了点文人习性就整这些酸词儿给他。但无论怎样结果还是好的,张继科看上去没什么毛病,腰伤养了几个月也行动自如,最终还是给许昕捞了个便宜。


所以许昕听到张继科这么问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他明白此时此刻最好的选择就是把张继科塞回医院里,去做完刚刚大夫说的脑CT,实在不行再整个核磁共振,总之怎么能解决问题怎么来。


可张继科的反应实在是太自然了,脸色也是在是不好看。他的眼皮垂着,视线扫过许昕的时候带着不经意的委屈,迷糊得下一秒就要睡过去。许昕没办法,心纠结成一团,文艺的认为自己下一秒就要难过到死掉。


也许真是当年报错了专业,该去学个表演什么的。


瞎琢磨是没有用的,得不到许昕答案的张继科似乎更认定许昕在开玩笑,他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拍了拍许昕的腰间,屁股上面恰恰好的那点位置,亲昵又不过分:


“行了,今儿真没心思请你吃饭,明天吧,我做东。”


“那我送你回去。”


“别呀,不是还有客户?忙吧,我打个车就成。”


“……继科,”许昕还是不放心,“你把你新手机号给我,微信也给我加回去。”


“什么毛病,我没删……”


张继科安静了。


“X”字母标签下,没有联系人。


脑袋隐隐作痛,思绪逐渐飘散,张继科强迫自己拉回注意力,小声的报出一串号码,不过几秒钟许昕就打了过来。屏幕上来电显示出现的那一刹那,张继科疑惑无比,他十分确定这个号码熟悉到倒背如流,然而事实是,他真的不记得这一年多的日子里他有打过这个号码,或者收到来自这个号码的消息。


“我微信就是手机号,你回去加我就行。真晕,我先走了。”


匆匆忙忙的拦了出租车,张继科没有看到背后许昕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只是觉得累,身心疲惫,还有点头疼。


“师傅我睡一觉,到地儿您叫我一声。”


“好嘞。”


 


 


2.1


 


周雨年纪虽然比张继科小,但在心细和体贴这两件事上,未必不如张继科。


尤其是他与张继科相遇并成为张继科的助理以来,他对张继科的了解可以算得上“头发丝儿都懂”的程度。张继科拧拧眉毛到底是不开心还是不舒服,周雨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现在张继科估计是伤的不轻,脑子里一团浆糊……还脚疼。


没有看医检报告的周雨唯一错判的就是疼痛的部位,不过结果都一样。周雨迅速得出了结论:不是时候。争辩、吵架或者卖萌讨好,都不对。


他科哥不舒服着呢。


拍了拍脑门儿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周雨闷下声,揽着张继科的腰把人按在了沙发上。脚抬起来搭上茶几,想了想又给他垫了个软垫以免硌着,做完了这一切周雨问:


“熬个稀饭?”


“啊?”


“你肯定没吃饭。”


他怎么又知道。张继科满脑袋问号,却不得不老实回答:


“嗯。谢谢你。”


“别跟我说谢。”周雨起身要去厨房,又回头,“大米的还是小米的?”


“呃……大米……要不小米的吧。”


“那就掺着来。”


这人太好了。张继科就着周雨给他摆的位置往下瘫了瘫,学着葛大爷的范儿叹了句世道炎凉,然后咂摸出不好意思的味儿来,隔空冲厨房里的周雨喊话:


“那个……小雨啊,我每个月给你多少钱?”


“稿费多少给多少。”淘米的声音让周雨的话蒙上点儿饭香气,听得人骨头跟着肚子软,“你这月都没开张,我也就没‘工资’。”


“不是吧,我这么好。”他还担心亏待周雨了,搞半天他才是被“压榨”的老板。


“好什么。帮你管你那些投资就费了劲,也不知道你以前哪儿那么多稿费。”


“……”


原来还有这个功能。张继科模模糊糊想起来,周雨好像是学财经的来着。


他为什么要招个学财经的给他当助理?那文字能过关吗?虽然财经也收文科生……


而周雨说的表白,他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看周雨那样儿也算帅,脾气也不错,挺好一小伙子,他张继科不至于这么无情吧,转眼就忘?


想多了还是容易晕,张继科脑袋一点一点的往后撞,后脑勺应该是起了个包,即使沙发背儿是软的,依旧有股疼的滋味。忍了忍没忍住,张继科自己上手揉了揉,不知道是痛觉上瘾还是怎么的,揉多了揉出酸来还挺舒服,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意识彻底离开之前,张继科始终没想起来,他前天究竟干嘛去了,是在家睡了一天还是出去玩了,一点影子都没有。


 


 


3.1


 


马龙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话多。


张继科认为自己肯定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想法,因为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怎么想怎么熟悉。马龙的声音偏细,不笑的话语气又偏淡,还喜欢拿“可能”当语气助词用——总结起来就是内容空洞,不耐人听。


再简练点儿,无聊。


专心致志地对付了一会儿盘子里的菜和碗里的米,昨天晚上睡到今天上午那股恶心劲儿还没去,张继科实在没有太多胃口,戳来戳去还是撂了筷子。马龙看上去也不是非要给张继科说点什么,比起说的内容,倒更像是说话这件事本身更重要。他在掩饰紧张。


可紧张什么呢?有什么事儿能让马龙紧张?


张继科琢磨了两下就禁不住想笑,而他一笑马龙也停了嘴,眼睁睁的看着他:


“你笑什么?”


“笑你。”答完了又觉得不对,张继科清了清嗓子,撩了撩有段时间没剪的头毛,一不做二不休的问,“你不会是要跟我表白吧?”


防得了贼防不了强盗,马龙僵硬了几秒,火速认了命。一切精心策划在张继科面前都可能成为纸老虎,当然,是在马龙本来就想让张继科知道的情况下。


“服了你了。”马龙冲着等在不远处的服务员点了点头,“拿来吧。”


“什……我靠。”


马龙手里一个端端正正的小盒子,设计感不重,但典雅大方,一看就是不妖艳不做作的大牌子。


完蛋。张继科狠狠的闭了闭眼,再睁开那服务员正好推着小推车过来,不用看都知道,玫瑰花。


什么狗屁的直男审美。张继科在心里骂,有用玫瑰花追大老爷们儿的吗?有吗?!又不是什么高中生大学生搞初恋,这么公式化的路线是要闹哪样?


“我喜欢你,继科儿。”马龙把盒子打开,张继科小小的舒了口气,幸好不是带钻的,“你做我男朋友吧。”


张继科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吐槽方式:


“不,不是我说,马龙,你是有钱,但我也不缺。就……现在找个男朋友都得弄这么隆重了吗?”


“如果你不介意,咱俩可以直接去领证。”


“……那我还是介意吧。”


马龙的眼神很明显的一暗,使得张继科心里陡然酝酿出一股歉意。奇怪的是歉意过后还有种莫名的解脱感,那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张继科抓不住也闹不懂,只能任它来去自如随风飘逝,留下些焦头烂额的躁动。


“我这人……是吧,你也明白,没心思就是没心思。我现在不缺对象,所以你也别往心里去。这顿饭算你的,改天我请回来。”


“继科儿,你别这样。”马龙长得白,白得有一点儿不对的颜色都特别明显——张继科一看到他见了红影儿的眼眶立刻头都大了。他是真的要怀疑人生了,怎么说他才是那个写小说的吧,这一个两个的为什么比他还drama,“继科儿你可以考虑,我可以等。别把话说那么死。”


“我的想法我还不知道么。”没想法就是没想法啊。


后半句张继科没说出来。他发现他的确还挺吃这一套的。说白了这也是个毛病,吃软不吃硬。他不确定马龙是不是知道他这个弱点,对症下了药,可马龙这样,即使是个套,张继科也不得不钻了。


“继科儿……”


“行行行,我考虑考虑。你总得给我时间吧?而且……你总得表现表现吧?我之前,就,就把你当朋友。你这给我……信息量有点大。”


这番努力的圆场马龙听进去多少张继科看不出来,因为马龙低着头并没有继续接话。


而张继科不知道的是,马龙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按着最初的计划走。


忘了就忘了吧,马龙想,毕竟忘掉了好的,也忘掉了坏的。周雨不是问题,他算准了对方将根自己一样回到起点,虽然由于攀岩事故这个时机来得稍早,但总归还是来了。


唯一的问题可能还是许昕。


他太幸运了,幸运得让马龙嫉妒。


 


 


————TBC————





评论

热度(147)

  1. Rye鲅鱼饺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