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all獒】薛定谔的男朋友(3)

鲅鱼饺子:

本更全蟒獒戏份,因为爆字数了。


明天开始要上班实习,所以…………………………更新随缘TAT


终于去了我想去的公司,开心。


爱你们。




————————————




1.2


 


也许是头痛没睡好的缘故,张继科跟马龙吃完饭,困得只想回家睡觉。然而许昕的电话锲而不舍的响了三遍,终于压下了张继科招呼路边出租的手。


“喂。”


“说好的请我吃饭,你不会要反悔吧?”


“不反悔。”张继科长出一口气,“就你这烦人程度,我也没处反悔。你哪儿呢,晚上不应酬?”


“什么年代了谈生意还喝酒泡脚洗澡啊,不应不应。专等着跟你约呢。你定地方?”


“你定吧。我把家里地址定位给你,你搜周边,大众点评自己挑。”


“哈。”电话这头许昕短促的笑了一下,他其实从昨天跟张继科重逢开始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可突然的一句话,他又觉得好像什么都没变,“那你快,等你。”


“那挂了。”


“你先挂。”


倒真像小情侣似的——张继科不知为什么反而没有立刻挂掉,他静静的听着听筒里的呼吸声,自己的呼吸跟着变奏,耳根也跟着发热,喉咙滚烫。


必须挂掉了。


直接锁了屏把手机扔进了口袋里,张继科沿着马路走了好长一段,才恍然想起自己在大街上,要回家补觉,现在应该打车。


都怪许昕,张继科迷茫的靠在车座上,想,许昕这人有毒。


 


有毒和有毒的程度还不一样,傍晚接到许昕电话,头一句就是“你伸出头来看看”,张继科在卧室里探出头去没看到任何人时,他是真心觉得,傻病无药医。


“我卧室是南窗!你在哪?”


“北面啊。”


“……”


“我又不知道你在哪一户嘛。”


那是不是该谢谢你没有直接上来挨家挨户敲门啊?张继科好容易把这句话咽回去,匆匆扔了句“等着”,套了件毛衣就出去了。


他们小区虽然不大,物业安保好歹也是全的,许昕不知道动用了哪张二皮脸说服了门卫放他进来,倚在辆半新不旧的宝马上,假装自己刚从时装周回来。


“……租的?”


“买的!”许昕无缝衔接张继科跳跃的思维,“二手也是全款,不能瞧不起它。”


“我没瞧不起它。”


“……你要敢说瞧不起我我就哭给你看。”


“我也没瞧不起你。”许昕瘪着嘴角噎住的神色愉悦了张继科,他笑了笑,拉开车门,“上车。”


“你怎么不坐副驾?”


“就你开车那水平……”


话说到一半,张继科猛然惊醒有哪里不对。后视镜里许昕的神情依旧是气鼓鼓的,也许是装的,也许是真的,分辨不太清楚,而张继科只是想到,许昕拿驾照比他还早些,车技并没有他未出口的那样不好。


也不是惯常的开玩笑——这是一种说不太明白的感觉,像是进不去针眼儿的线,哪里都不合适,哪里都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在某个瞬间逼得张继科全身发毛。他紧跟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路都在想究竟是谁的车技不好,他把这个特质差点张冠李戴地按在许昕身上,那它本身呢,属于谁?


想不起来,后脑勺上的包还在隐隐作痛。于是张继科有点焦躁。一首歌唱到一半忘了歌词,前半首的旋律就挥之不去,直到点完菜,许昕也受不了了,抓着张继科无意识敲手机屏幕的手使劲儿的晃:


“魂儿呢魂儿呢!”


“……别晃。”


许昕就不晃了,但也没松开:


“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年多你干嘛了?怎么不回去?”


“这空气好吧。”张继科拒绝一问未答又添一问,“你别吵,我想点事儿。”


“……那你想。”


真是习惯了张作家习性的人才能忍,许昕以为张继科又有什么不得不理清的故事线路,或者没抠净字眼儿的句子。掏出手机假装刷微博,许昕偷拍了好多张张继科的照片,挑了一张不太好也不太难看的,发给方博。


『热泪盈眶[图片]』


『卧槽?!你找到我哥了?!』


『在A市。』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那警局那边就能销案了吗!』『不行我得跟阿姨说!!!』


『先别说。我觉得继科儿有问题。』


『???』『哪儿有问题?』


『脑子。』


『…………许瞎子你欠揍了是吧。』


『不是,我说真的。我怀疑前年车祸还是有点后遗症。你给皓哥先说下,我们回去就去找他看病。』


『好。』


没了动静。许昕用余光看着张继科发呆,手机始终保持在未锁屏的状态,过了很长时间,菜都要上齐了,方博又来了一条:


『许昕,你要是一个人回来你就等着挨揍吧。』


不会的,许昕翻了手机扣在桌面上,给看上去行动迟缓的张继科布菜,他蓦地想到一种可能,如果张继科不回去,那他估计也不会回去了。


 


吃饭的期间许昕没有再问什么——张继科的状态明显不对劲儿。无论是因为之前那场车祸,还是这次攀岩馆里的事故,都令许昕难得的小心翼翼起来。


他没有张继科编造故事的能力,但他的确也能想到很多。先前在B市,他们已经报了案,银行和通讯公司那里,关于张继科的记录都在某一天戛然而止。张继科没有理由这么做。许昕仔细的回顾,再三确认,张继科的那次“旅行”前,他们没有吵架,没有争执,张继科的心情也很好,只除了许昕要加班无法同行的那点儿遗憾。


何况张继科现在的态度,也不是完全要躲开许昕,反而更像是一种极其自然的遗忘,至于忘了多少,还是个未知。


“你比以前肉吃得多了。”


“啊?”张继科思路被打断,茫然的抬头,“啥?”


“肉。不过是好事儿,营养均衡。”许昕说着夹了一筷子肥牛过去,“多吃点。”


“许昕,”张继科盯着碗里的牛肉看,“我以前不爱吃牛肉吗?”


“不是,是各种肉,海鲜吃得多些。”


“海鲜。嗯,很久没吃虾了。”


许昕的筷子一顿,很快又重新冲着盘子里去,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描淡写一些:


“那明天去吃日料吧。”


“……好。”


没犹豫几秒,张继科就爽快的答应了。他紧跟而来的神情有稍许的懊恼,仿佛这种痛快是个莫大的失误。许昕看得想笑,好歹忍住了,一琢磨,笑意褪去又发了苦。


“那等会儿先去吃冰激凌?”


“哈根达斯。”


“走起。”


猝不及防,张继科就笑了,他放下筷子伸出手,等着许昕给他一个击掌,许昕会意的把手迎上去,左手还不忘丢了一抄毛肚进锅里,毛肚熟得快,张继科的手还攥在许昕的掌心,来不及抢,气得叫:


“靠,你暗度陈仓!”


“嗯,好吃。”许昕嚼完又是一筷子,“谁让我是左撇子呢。”


“我知道你是左撇子,我就认识那么几个左撇子,玘哥,你,还有小雨。”


“小雨?”


“周雨。”张继科从许昕掌心挣出来,抢到了第二波毛肚,“我助理。”


助理。许昕眯了眯眼,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该心疼自己多些还是心疼方博多些。


『博儿,你哥有新助理了你知道吗。』


『………………………………』『我现在就订A市的机票来得及吗。』


 


一年多的时间就能发生太多的事儿,不过是从火锅店到冰激凌店的距离,许昕听完了一个周雨,还有附赠一个马龙。


“马龙?”许昕诧异得忘了吃,最后一勺冰激凌就这么进了张继科的肚子,“这名字好耳熟。”


“不是吧昕爷,你谁都认识,交际花啊?”


“呸。你且让我想想……”来来回回念了几句,许昕一拍大腿,“靠,我们公共课的时候见过!他大我们一级!经管的!”


“他跟咱俩一个学校?”


“没错。”许昕绞尽脑汁,“你应该也跟他上过一门儿公共课啊,我记得你选了那个什么心理学来着。”


“那课我一共去了几节我都忘了,反正期末没过。”


张继科说得无所谓,许昕想的是另一个问题:


“你认识他……按你说大半年了,他没跟你提他是咱校友?”


“没有。”


这就很奇怪了。许昕说不上来心里有种什么感觉,他对马龙的印象很浅,却不坏,印象里是个远观冷漠近看随和的人,这点跟张继科有点像,又有微妙的不同。


哪里不同许昕一下子也说不清,他觉得应该是他对张继科的偏好在作祟——在他眼里张继科当然是独一无二的。而张继科听完他的话,却似乎再次陷入了困惑,默默不语起来。


出了店门已经过了九点,秋末的晚上风比较急,尤其是更北边的这里。张继科的毛衣看上去厚实,风飒飒的过,很快穿个透心凉。


他不说,低头仍是哲学家沉思的样子,只从侧面看出来抖的痕迹。许昕跨了一步往前,二话不说解开上衣扣子,把张继科一惊:


“……这什么套路,穿好穿好,你里边儿穿的比我还薄吧?”


“谁说我要脱下来给你穿了。”


许昕说完,一把抱住了张继科。


大衣不算宽松,裹得住前胸裹不住脊梁,可许昕的体温实在太高了,一下子煮开了张继科全身的血,张继科下意识的揽住许昕的腰,熟练得跟做了千百遍一样。


“我知道你是什么了。”


“啊?什么?优乐美吗。”


“我呸。”张继科埋在许昕肩窝翻了个白眼儿,“明明是H7N9。”


“什么啊,原来我是病毒啊。”


“嗯,还他妈是变异株。”


 


 


 


————TBC————




求评论啦~


来讨论嘛!

评论

热度(114)

  1. Rye鲅鱼饺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