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e

我从地狱来,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all獒】薛定谔的男朋友(4)

鲅鱼饺子:

果然flag是要立起来的……刚说了更新随缘就有激情更新了hhhhhhhh


有新的重要人物要出场啦!


不过结局还是三选一……




————————————




2.2


 


与许昕作别后的第二天,张继科是被饿醒的。


那晚他睡得特别好,似乎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却很安详,醒过来除了饥肠辘辘,一直隐隐作痛的脑袋都轻省了很多。能在饭的香气中睁开眼睛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张继科草草收拾了自己,带着下巴上的胡茬迈进厨房,正好迎面一束煸辣椒的味道。


油烟腾升的声音里周雨偏了偏头,很自然的问:


“科哥你醒啦。”


“嗯。”张继科没有再疑惑于周雨的“自来熟”,甚至比起许昕,他更能接受周雨一些,“你这炒什么?”


“豆角。”


“挺好。再搁点辣椒呗。”


“得了吧你,背着我出去偷吃火锅,少吃点儿辣。”周雨连数落也是自然的,“你出去等等吧,油烟大。”


“没事儿。我学着点儿。”


学这个干什么呢,他会不就行了么。周雨想说,始终觉得不合适,到了也就没说出来。蒜末豆角统统下了锅,有那么一丝儿呛。周雨拿手扇了扇风,扇走让他产生流泪冲动的气体,淡定的翻炒,几分钟后,装盘出锅。


“开饭。”


“我洗过手了。”


跟个孩子似的,洗手难不成还要表扬一下?周雨偷笑,把油腥少的往张继科面前推了推。两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场景在张继科的记忆里应该没有过,但实在是不怎么违和。周雨人长得称心,做的菜也如意,张继科胃口好了一点,多吃了半碗饭,心情一下达到了高点。


他心情好就更爱说话,不再是锯了嘴的葫芦。然而打量了周雨半晌,张继科还是决定先问一个比较困惑他的问题:


“小雨啊,我问你个事儿。”


“科哥你说。”


“我跟马龙,怎么认识的?”


这一下把周雨问得很诧异,周雨本就显得大的眼睛睁得更圆,沉默好一会儿都抹不掉语气里的惊异:


“我当你助理之前,你俩就认识了啊。他都知道你家住在哪儿,应该是你不错的朋友吧。”


原来认识周雨是在认识马龙之后。可张继科依旧很奇怪——他并不觉得跟马龙相识了很久,按照许昕的说法,他和马龙也的确仅仅是在大学里有过可能几面之缘,更诡异的是,马龙昨天的那番“表白”,好像也不是很出乎他的意料,而他下意识的反应是拒绝,倒不如对着周雨和许昕来的接受度高些。


“小雨你会开车吗?”


“啊?会啊,你教我的,刚拿的驾照。”


“哦。”张继科低头想了想,抬起头来直视着周雨的眼睛,“昨天,马龙跟我表白了。”


周雨没逃过去,呛了一下。


看着周雨咳得惊天动地,张继科有点愧疚,走过去轻轻给他拍背,张继科琢磨了一下,补充道:


“你不是说你是我男朋友吗,虽然我真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但这种事儿,是吧,得跟你说一声。”


否则也没有什么别人能说了。不知道是因为更信任周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张继科昨晚对着许昕压根儿就忘了这茬。


“咳、科哥……我……咳咳。”


“你别急,先喝口水。”


还喝水,不能喝了。周雨急忙忙的站起来,一把勒住了张继科的腰。


他抱得太紧,两条胳膊像是给张继科箍了条解不开的铁腰带,也亏张继科腰细,恰好能让比他矮一些的周雨圈住。额头抵在张继科的锁骨上,周雨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科哥,你别跟我闹。”


“没闹,真的。”张继科叹了口气,他能看到周雨发红的耳廓,也许是急的,“我可能把脑子撞坏了,很多事儿都想不起来,模模糊糊的。”


听他说这话,周雨猛地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要去摸张继科的后脑勺:


“你怎么还磕着脑袋了?怎么回事儿?!”


“就碰了一下,没事儿。嘶。”


“都记不清楚事儿了还要怎么样?走走走现在就去医院。”


“别啊,不想闻消毒水味儿。”张继科抓着周雨的胳膊把人摁回来,“过两天肯定就好了。”


“……你怎么肯定出来的,你又不是大夫。”


“我有预感。”


张继科说的信誓旦旦,跟真的一样,令人信服。然而内容经不住细想,又使人不安。这种不安在周雨心里格外躁动明显,他一眨不眨的盯着张继科看,仿佛自己是个神医,能从对方的面相看出所有病灶,并用目光施法,统统治好。


“还有件事儿小雨,如果,我是说……”


言到一半,张继科说不下去,顿住了。


他想说如果他想起来,发现自己有别的喜欢的人,或者想不起来,却喜欢上了别的人,怎么办。但对着周雨的目光,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科哥你想说啥?”


“算了。”


还是等如果发生以后吧——毕竟是如果,结局谁知道呢。


周雨你可得努力一点,他想。


 


 


3.2


 


在周雨去了张继科家的同时,马龙见了许昕。


搞到许昕的手机号似乎很容易,但好像约许昕出来更容易。只要一提张继科的名字,刀山火海对方也能赴约。


用情至深,令人感动。不过谁又不是呢。马龙在等待许昕来的时间里反复盘算着自己要说的话,甚至在见到许昕的一瞬间还有点儿后悔。本来敌明他暗,他占有无限的先机,见许昕意味着暴露,紧跟着也许就是不可预料的崩盘。


可来不及了。许昕本身出现的时间点就太巧合,如同当年一样——张继科阴差阳错的恰好休了一年学,一入校反而成了许昕的舍友,从那以后许昕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并且真的跟张继科在一起了。期间或许有波折,与马龙的相比,却是太微不足道了。


马龙只有过一次机会,唯一的一次,还葬送在阴差阳错的误会里。所以他只能自己谋篇布局,试图在张继科周围画出一个牢,而许昕,好巧不巧的正赶着再次出现。


搏杀,这似乎对马龙而言纯然是最差的一个选项,他却没的选。他不可能真的困住张继科,他阻止不了张继科和许昕接触,那么只要许昕的记忆力足够好亦或足够警醒,早晚都会查到马龙这里来。


何况等待张继科回去的,也不止许昕一个人。


不过饶是马龙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许昕在对面真正坐下来的时候,马龙还是决定要多设一些路卡,他完全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把个中因缘际会和盘托出。许昕太嚣张了。这个当年在公共课上敢跟老师打哈哈绕着圈儿偷懒耍滑还能拿高分通过的学弟,过去这些年也没怎么变,仍然的嬉皮笑脸,骨子里又藏着刺儿。


“学长好,学长好。”


“行啦,不用那么客气。”马龙递过去泡好的咖啡,“就是听继科儿说你在本市,找你来说说话。”


“那他呢?”


“还在家睡觉。”马龙说的极其理所应当,给人一种他和张继科住在一起的错觉,“他不是磕了么,有点头疼。”


“那也不能不吃饭啊,我还跟他约了今天晚上吃日料呢。”


“是啊,他也跟我说了,一块儿。我知道本市最好的日料馆子。”


许昕推了推眼镜:


“哦,那这样,要不要叫上周雨一起?”


马龙握杯子的手指指节白了些,但他接得还算流畅:


“那要问问继科儿了。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跟他说的吧。”


“当然,我昨天说的就只有我们俩。”许昕也毫不客气。


果然是机警的,不知道张继科跟许昕都说了什么。马龙有点懊恼,尽量克制在表情之下: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样,待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这顿咱俩先搞定。”


搞定就搞定,许昕耸耸肩,不推辞的接过马龙递的菜单,点了几个自己爱吃的,任由马龙加了两个菜,便默不作声地自顾自刷起手机来。


许昕不主动说话,马龙乐得安静——他巴不得许昕什么都不问。


而事实上许昕也并非马龙想的那么嚣张和游刃有余,他其实也没有忍住,点开为微信给方博发消息:


『直面敌人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毫不做作就是干。』


『[白眼]继科又不在,干谁』


『许瞎子你去死好吗。』『怂就一个字,给你不用谢。』


『没你怂,你老板都跟别的助理跑了。略略略,跪安吧你。』


『……………………』『我定了A市的机票!等我的!』


等你,黄花菜都赶不上热的。许昕撇撇嘴,放下了手机,深吸一口气,做好了更充足的艰苦抗战的准备。


可他手机刚扣在桌面上没有十几秒,张继科的电话到了。


“喂?昕爷?是我。嗯,是这样,晚上我有点事儿,就不约了。马龙?他掺和什么?那你跟他说一声。什么事儿?你管得够宽啊……行行行,告诉你告诉你,就是小雨他表弟要来,我去接一下。我不开车,小雨开。你甭操心了,吃你的饭吧。”


“成。”挂了电话,许昕瞥向脸色沉了些许的马龙,笑道,“这下咱俩又多了顿饭。有很多时间听你讲讲你跟继科的故事了。当然,你想听我的我可以跟你交换。”


马龙听完立刻讽刺的提了提嘴角。


“如你所见,继科儿应该还在生我的气——你也算是继科儿的前男友,知道他有时候上来一阵儿,脾气比较拧。不过他也心软,总还是能哄好的,对吧?”


 


 


————TB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感觉自己写了个龙甄嬛和蟒华妃【滚


实习是真的没事儿干……不然我白天更影帝那个梗?有人要看吗?


照旧撒泼求评论【x

评论

热度(109)

  1. Rye鲅鱼饺子 转载了此文字